你只是最近有些心累,并非全世界都跟你做对

3d950a7b02087bf42c62b7cffbd3572c11dfcf0e
作者:初小轨,山东水瓶女一枚,小说、随笔作者,新书《很感谢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正在热卖中。文章来源公号“好姑娘”(ID:moixiaogui,微博:@初小轨。
01

微博里有些年龄很小的读者,我常常对他们发来的私信感到手足无措。

她们的世界还小,所以会经常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活得郁郁寡欢,甚至自残。

一个大一的女孩跟我讲了一件这样的事。

她感觉被寝室里的所有人联手孤立了。

原因是其中一个很强势的女孩莫名其妙的总是在怼她,她跟这个女孩某天一起去餐厅打饭,那天餐厅有牛肉,她为了省钱,就说自己不喜欢吃牛肉。

结果第二天,寝室一个内蒙的姑娘从老家回来给大家带了牛肉干,分到她时,她刚要接手,强势姑娘马上跳出来,挑着眉毛说,你不是不喜欢吃吗?

类似的疏离,不止于此。寝室里的舍友去打水,没有人喊她一起;有人出去买饭,没有人问她要不要带饭……

她每天出门之前都会回头说一句,“我出去了哈”,但没有人给她任何回应。

就是这样的冷暴力死寂,让她心如死灰,开始抑郁。

她说她每天都不快乐,活得好累,上课恍惚,考试临近却看不进去书,每天都爬上图书大楼的16楼往下看,说不定哪天就跳下去了。

我问她最近都做了些什么。

她悲恸地跟我说,让这些人搞得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进去。

很多人活得累,往往都是因为,忍受不了现状,却又改变不了现状。

人在不开心时,往往充满戾气,莫名其妙地就要去与全世界为敌。

02

刚毕业在媒体工作时,我也经历过一段漫长的灰暗期。

新的城市没有朋友,老记者整天颐指气使,追了一个月的新闻轻描淡写说不能发,有陌生人来找你,领导就会阴阳怪气找你谈话。

有一次好不容易上了个头条,没署名,结果老记者说这稿子是她写的,我想争辩,却被师父一个眼神摁下,事后还责怪我没有格局。

傍晚我跑步到海边大哭一场,看着海水一点点吞没无边夜色,就感觉这一生都没了指望。

那段时间,看谁都虚伪,瞅谁都是非。

那年冬天,去一个郊外的小区采访一个老外,结束后出来发现空中飘起了漫天大雪,我一脚一个雪窝子,摇摇晃晃从小区往外走,那个时候没有滴滴打车,心里全是这鬼天气肯定打不到车了的焦虑。

一辆白色丰田车突然停在我身边,问我,小姑娘,去哪儿?

我高兴坏了,故作镇定地说,报社。

上车后我就开始后悔,因为提前没讲好价,这黑车肯定得黑我一把了,我特么这么穷,这太可怕了。

到达目的地时,为了让他认为我不好欺负,我故意高冷着一张脸淡淡地问他多少钱,司机一愣,哈哈大笑,说,我不是黑车,不要钱。

我一下愣住了,不要钱?

“冰天雪地看你冻得够呛,所以送你一程。”

我伫立在报社门口,看着那辆白车远去,突然觉得整个城市都变得温暖。

在那之前,我一直说自己无法爱上这个冰冷的城市。

就这么一件小事融化了我漫长灰暗期积攒的所有情绪。

这个城市每天都有温暖的人,温暖的事,但是多数人只会放大自己的心累,却关掉感知世界另一面的心扉。

想要活得有希望,首先要做的是打开自己。

03 

很多人跟我讨论过境遇不公平的问题。

在公司里,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贡献最大;在学校里,每个学生都觉得助学金应该分到自己头上;在家庭中,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为这个家付出更多。

理查德·波斯纳在《法律与文学》中写道。

“人这种动物可以想象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但他知道,有生之年的人和努力,都收效甚微。”

很多人接受不了这样一个事实:我们一生愿望无数,但大部分都注定落空。

生活中任何一种不顺心都会给我们带来不适感。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正在经历一种任何人都理解不了的独特悲惨。

事实上,哪种轻描淡写的微微一笑背后,未曾经历过孤立无援的绝望?

不适感与不确定感的存在,他们不会像消消乐一样解决完就会消失。

寻求与调整,将会贯穿到我们生命当中的每一个阶段中去。

04 

你在台上演讲,有人朝你扔鞋,你或许严词谴责,又或许嗷嗷大哭,甚至回来后认定这个世界不会再好了,接着就跳楼了。

小布什弯腰躲过,心想多大点事啊,当即跟记者开起了玩笑,“我发现这是一双十号的男鞋哎”。

你半夜和朋友喝完小酒美滋滋往家赶,到家门口发现门关着,敲半天门保姆也没出来,你或许气急败坏,觉得她一定是故意的,决定第二天就开了保姆。

苏东坡心想多大点事啊,倚着手杖靠着门就美滋滋睡了,还顺带写了一首词流传百年。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

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这个世界,确实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充满善意,有人无视你,忽略你、甚至讨厌你、攻击你。

恶意与欲求在持续噬咬你,你放不下,积攒着,慢慢就成了压力。

而压力自始至终都会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无论你生活在哪一个层次。

生活本身,不至于那么好,但也没那么糟。

就像万晓利那首《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唱的一样:

想捕捉一只美丽蜻蜓,却打碎自己心爱的花瓶

燕子飞回了屋檐下的巢,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

每天都要精心的灌溉,兰花却一天天的垂败

清风送来了杏花香,这一切没有想象得那么糟

生活中,有时欲求不得,有时生无可恋,有时活着活着突然就觉得没意思了,都可以理解。

但是,你始终要明白一点,你只是最近有些心累,并不是全世界都在跟你作对。

想起丰子恺的一段话:

你若爱,生活哪里都可爱。你若恨,生活哪里都可恨。你若感恩,处处可感恩。你若成长,事事可成长。不是世界选择了你,是你选择了这个世界。

要始终相信,每一种情绪都是一种馈赠。

你要做的不是对立,而是换一种形式与之共处。

赞 (47)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