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做老好人,不要再敏感脆弱|每个人只能为自己负责

不要再做老好人,不要再敏感脆弱|每个人只能为自己负责

人生的许多痛苦主要有两种来源:

一种是不能够承担自己的责任,希望别人对自己的问题负责。比如歇斯底里的母亲对孩子说: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和你爸离婚了!愤怒的丈夫对妻子说:我为你放弃了那么好的工作你现在怎么能这样对我?朋友生气的向你抱怨:都是怪你不帮我才让我这次考试没过!

一种是下意识的去承担别人的责任,为别人的问题负责。比如在马路上被别人撞到反而是你先道歉:对不起!怪我没有先躲开;桌子没有擦干净但又不敢去叫服务员,感觉给服务员添麻烦了;男朋友出门被冻感冒,你认为都是自己的错,没有提醒他多穿衣服。

无论是不能承担自己的责任还是过度为别人负责,这都会令你的心理状态和生活出现问题。

如果一个人总是会逃避自己的责任,希望别人为他负责,那么他就会永远是一个“婴儿”,而无法拥有独立、自主、成熟的人格。这样的人一般都会是非常的软弱,不能面对任何的困难,在所有的问题之前他们头脑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逃避。也有一些人会是非常的蛮横和故作强硬,但这种蛮横的背后也是虚弱的。

我已经见过了太多太多的人不能够为自己负责,不能承担自己的责任。

几乎每一个来访者都问过这样的问题:“我很痛苦,我很想得到某个东西/做成某件事,但又做不到,我该怎么办?”

我说:“你想达成这个目的需要做先完成A,再做B,最后再做C,你就能成功了。”

他们说:“这太困难了,有没有其他的方法?/这样太耗费时间和精力了,有没有更简单的?/你能不能帮我一下子把问题解决?”

你看,其实很多人的思维模式都是这样的,他们几乎已经是下意识的就跳过了要解决困难,付出努力这个选项,而是习惯性的想要去寻找一种更轻松的、不需要费力的解决方式。

对这样的人而言,他们无法体会到真正有意义的生命是怎样的。对他们而言,活着就只是一个不断地盘算着怎样将自己的快乐最大化、怎样将痛苦最小化的过程而已。

在某些时候,将自己的责任归结于他人,这也是一种试图控制别人的手段。丈夫对妻子说我是为了你才放弃那么好的工作时,这是为了让妻子为自己做出的放弃好工作的选择负责,由此令妻子产生内疚或亏欠的感觉,然后他就能借由这种亏欠感去控制他的妻子了。

说到这一点我想我很有必要着重阐明一下这一点,有非常多的人还是无法理解,假如说丈夫是为了和妻子在一起而放弃了很好的工作,为什么妻子不应该为丈夫的选择负责呢?

这一点往往令很多人无法接受,他们认为,假如一对父母为了他们的孩子日夜操劳,活的很辛苦,难道孩子不应该知恩图报吗?假如一位十分敬业的老师,为了学生们辛苦工作累倒住进了医院,难道学生们不该尊重这位老师吗?

子女的确应该知恩图报,学生也的确应该尊敬老师,但是,这绝对不是意味着父母就能够因此而去左右子女的意志,老师也无权因此要求学生好好学习,丈夫也无权因此要求妻子为他的工作负责。

从最根本上而言,每个人的选择,只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情。

你因为爱你的妻子,而选择放弃好的工作和她在一起,这和你的妻子毫无关系。这是你自己在你的妻子和你的工作之间做了一个衡量之后,你认为比起工作来妻子是你更想要的。也就是说,你放弃工作选择和你妻子在一起,这根本就不是为了你的妻子,而只是你自己做出了一个更符合你自己的利益需求的选择罢了。就好比现在在你眼前有一个苹果(好工作),在美国有一个梨子(妻子),在苹果和梨子之间你只能选择一个,你最后飞到了美国去吃梨子,这归根结底是因为你自己更想要梨子而已,你无权责怪梨子:都怪你!都是因为你我才放弃了苹果!

而在辛苦的父母和累病倒的老师的例子中,这反映了一种典型的“因为我对你好,所以你就要听我的”的思维。

父母试图用他们对孩子的好、老师试图用他为学生辛勤的工作,来令子女成为他们希望成为的人,令学生好好学习,也就是说,孩子和学生,只是父母和老师的一个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父母和老师要子女成为他们希望的人,要学生好好学习,是为了满足他们自己对于子女和学生的期望,达成这一目的的途径就是通过:对子女好,辛苦工作,从而控制子女和学生。

这样的父母和老师的问题就在于,他们根本就没有顾忌到子女和学生的需求与想法,他们自以为是的将自己的意志贯彻于子女和学生之上,并打着“我是为你好”的名义,以“你看我都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作为要挟,来试图控制子女和学生,以满足自己的期待和需求。

这种通过将责任推卸给别人,要求别人为自己的负责的行为,一种最常见的表现形式就是:道德绑架。这种道德绑架广泛的存在于亲情、友情、爱情、社会公德等各种层面,作为个人而言,我们一方面要学会自己为自己的责任和选择完全负责,更重要的是:要有拒绝别人对你的道德绑架的勇气和认知。

我知道大多数人现在还没有勇气说出:“这和我没有关系,这是你自己的事。”但是一旦你理解并能够在别人对你道德绑架的时候坚定地拒绝他,我想这对你而言一定是意味着一个巨大的飞跃。

一个人从孩子变为成人的最根本的变化在于:从依赖机制向责任机制的转变。

这意味着一个人要逐渐的接受生命的真相,接受痛苦是无法逃避和避免的这个事实,他能够为自己的生活负起全部的责任,而不再依赖别人,不再逃避问题。

所以,假如一个人在生理年龄上已经成年,但心理上仍旧是依赖机制的话,那他就会成为一个“巨婴”。那个声称“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和你爸离婚了”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个把责任推给子女,并试图以此来控制自己的子女的“巨婴”。这个母亲的这种行为会对他的子女造成非常值得重视的伤害,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甚至可能会认为“自己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他会认为自己是导致很多问题和错误产生的根源,他没有办法接纳和爱自己。

所以这样的子女就非常容易成为第二种人:他们总是会下意识的去承担别人的责任,于是他们的人生在很多时候都是一出悲剧。他们要承受许多本来不属于他们的痛苦,在这种痛苦之上往往还要受到内心的冲突与自我否定的痛苦。

习惯为别人承担责任,习惯将一切的错误都归结于自己身上的人往往脆弱而敏感,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往往不敢甚至根本不会表达自己的需求。他们已经习惯了去包容别人、去为别人着想,他们害怕“麻烦别人”,他们习惯了委屈自己去成全别人。

这样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