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爱就不爱,难捱就不捱

psb

我认识一位姑娘叫李怡,长相平凡,家境一般,三流大学毕业,往哪一站都是个路人。她最大的缺点是优柔寡断。

我认识她那会,她新搬进来,住我隔壁,抱着电脑长吁短叹。我走上前一打探,原来她正为挂绿格子窗帘还是蓝格子窗帘纠结得不行。我瞟一眼,随口说:我觉得绿色好啊,够清新。第二天,她的快递就到了,她喜气洋洋地张罗着挂窗帘,选的是我说的那个绿格子。

又一次,她的公司端午放假两天,她想回家,但是来回车程得半天,所以拿不定主意到底要不要回。她中午出发,晚上又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咕咚咕咚喝几口水,我诧异于她风驰电掣的速度,在她的絮絮叨叨中得知,她搭公交去了汽车站,在那踌躇整个下午,直到最后一趟直达车的票都卖完,又悻悻然地滚回租房。

但也正是这样一位做起决策来一直左右摇摆不定的姑娘,却铁了心要和她男朋友分手。我见过那个男孩,干净清瘦,言语不多,是个老实的小伙。问她,为什么要和他分手啊。她支支吾吾半天,说他太好,好得她不管做什么都发不起脾气,太没意思。

他们的爱情故事没什么特别。男孩叫张伟,大学同校,他学计算机她学财务,他在别人怂恿下开始追她,一开始也没有一见钟情,好在大学生活够寂寞,后来自然就一起了。男孩不够流氓,女孩不够热情,恋爱进度有点慢,拍拖了一年,才献出彼此的初吻。

毕业后,李怡留在长沙,张伟去了广州。技术宅的思维单纯,想着一段恋情稳定了,就应该是奔着结婚去,他买好戒指,想着年末回家就同李怡求婚,万万没想到,在这之前他收到的是分手通知单,理由是不想过了,简直和“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一样任性。

好脾气先生干了大概是他人生中最轰轰烈烈的一件事,买了当天时间最近的一班火车,坐票,八个小时,风尘仆仆从广州到长沙。第二天清晨,张伟出现在门口,带着一大束玫瑰花,玫瑰花和人都沾满露水,肃穆得宛如雕像。

我早上起来,开门差点吓尿。 “干吗不去敲她门啊”我问。

“想着她还在睡觉,让她好好睡先。”卧槽,这回答简直能把单身狗虐出泪。

我砰砰砰去敲李怡的门,姑娘睡眼惺忪地开门出来,看到我身后一言不发的男生。“啊?啊,你怎么来了。”她带他进去,房间里只有一张椅子,她坐到床上,两人面对面,表情严肃得像政治谈判。我默默退出去。

晚上回去的时候,张伟已经走了,李怡在玩电脑,脸上不见悲伤。我走过去:“张伟走了吗?”“恩,走了。”“他来回这么一跑,挺辛苦的。”“是啊,都叫他不要过来了,还来。”

恋爱中最忌讳这种事,一头要死要活,另一头早就云淡风轻。

晚上十一点,我接到张伟的电话,他在那头带着哭腔,估计是喝了酒,说话也不利索:“小艾姐,你帮我劝劝李怡,她不接我电话,我不想和她分手。”说完开始大哭。

妈蛋,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男生这么嚎啕,一时间词穷:“那个,人有悲欢离合”。那头哭得撕心裂肺。

“那个,你是个好人,你会找到更好的。”那头哭得天崩地裂。

后来就变成他一个人的自言自语:“你说她为什么就不喜欢我了啊,你说为什么她要分手,你说我该怎么办,你说我是不是要去死,你说我买的戒指怎么办,你说我为什么要这么难过……啊啊啊。李怡,李怡你出来。”听到最后我觉得不对劲,手机里的声音怎么有叠加音效?我从窗户探出头。这个傻逼正醉醺醺地抱着楼下的柱子转圈。

我感觉自己就是这场感情纠纷中被乱枪射中的路人甲,于是头疼地跑去敲开隔壁的门。张伟摇摇晃晃走到李怡的房间,一头栽到床上,开始呼呼大睡。动作迅疾得让我俩都傻眼。那天,李怡和我挤在一个床,翻来覆去一整晚。

最后他们还是彻底分了手。自那以后我也再没见过张伟。只是我常常想到他抱着一大束玫瑰花静候在楼下的场景。那是一种在爱情里卑微到尘埃的姿势。

过多久李怡又找到了新的男朋友,叫罗成,是个有纹身的痞男。罗成长得帅,罗成会说话。他们感情升温迅速,没多久李怡就爱对方爱得要死要活。

我们仨去吃饭,饭后她屁颠屁颠跑去买单。李怡在公司做文员,一个月工资两千,我说:“你都不让男朋友尽一下义务?”她说:“最近他辞职了,手头紧。”我翻翻白眼。

她管他住管他吃,比保姆还尽职。没几个月还是出了问题。李怡发现男友劈腿,她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斩钉截铁对她说:分手!她迷茫地抬起头来,似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分,她想一下,心痛得要掉眼泪;不分,她想一下他搂着个妖精招摇过市,心塞得要掉眼泪。姑娘又一次陷入选择综合症。但是这一次还未待她决定,对方的决定通知单就到了——她被甩了。

我长吁一口气。但是李怡要疯了,她在走道打电话:“不要离开我好吗?你和她在一起都没有关系。”我气结,劈手夺了她的电话挂断:“你有点尊严好吗?”她过来抢手机,攥在手里,最终还是没有再拨回去,只是蹲下去,抱头痛哭。边哭边说:“你说他为什么就不喜欢我了啊,你说为什么他要分手,你说我该怎么办……”想想一年前,喝醉了的张伟也问了同样的问题。我们在巨大的悲怆中语无伦次,以为被全世界遗弃,所有情绪找不到出口,只能交给眼泪。

没几天,李怡在公司被送去了医院,听说是从洗手间出来摔倒了,手臂划了个口子,缝了十针。下班的时候我去看她。在诊室的外面看到罗成,他踌躇着要不要进去。我走过去,他有点慌乱。我说:“进去看看她吧。有什么事当面说清楚。”“不了,你帮我把这个给她,她最喜欢吃芒果布丁了。”他把东西一股脑塞给我,走了几步,在过道停下来,没有回头。虽然隔着一段距离,我还是听清楚,他说:“我喜欢她,是真的。”

来我们陆续离开了曾经租住的地方。我问过李怡,后不后悔和张伟分手,她说,不后悔,因为不爱了。后不后悔和罗成在一起,她说,不后悔,因为爱过。她对所有事情都瞻前顾后,唯有对感情爱憎分明。

我们的择偶观,大多时候和老一辈人口中“身强体健老实忠厚五讲四美”相去甚远。我们磕磕碰碰,我们遍体鳞伤,然而,没有爱过人渣,怎么学会当妈。

2012年的冬天,我蹲在阳台上打电话,手指攥得发白,不记得说了什么,只知道最后几近哀求:我的心里很痛,可不可以不要离开。电话那头长时间的沉默,他说:黎小艾,要不,让我们彼此冷静一段时间。那是长沙最冷的一个冬夜,我站在阳台抽完他留下的一整盒红双喜,烟呛得我眼泪直掉。黑夜黯淡无星辰。

我在空间写分离的种种,李怡在下面留言:一切都会过去。

2015年夏天,李怡在朋友圈发出照片。她穿大红嫁衣,挽着眉目平常的男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提着裙摆从红地毯一头走来。

我还记得那个为她流泪的男生,也记得她为别人长夜痛哭。时间是一双能够抚平沙砾的手,总有一天,我们所有的棱角都变圆润,我们牵手老一辈人交口称赞过的“身强体健老实忠厚五讲四美”。我们从红地毯这头走到那头,我们不敢再回头,因为怕眼泪掉下来。

在记忆的那端,也许那个人说过,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们都要在一起。也许说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也许说过,让我们在每一个下雪天,一起走到白头。我也曾想过,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噪,趁繁花还未开至荼蘼,拉你手一起奔赴未来。

而胜负早就注定。我们唯一学会的,是与时间握手言和。

[audio:https://leavemealonecn.oss-cn-hangzhou.aliyuncs.com/2015/06/201506201757.mp3|autostart=yes|loop=yes|titles=如果你是李白|artists=莫文蔚]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美文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