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确幸

文/江姝渃 想了一肚子话,提笔去写的时候,却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了,从前没有想过,原来自己也有欲说还休的时候,所以 […]

藤

文/江姝渃

想了一肚子话,提笔去写的时候,却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了,从前没有想过,原来自己也有欲说还休的时候,所以今后再遇见人感叹“天凉好个秋”,我定要给他报以微笑,对他说没关系,雪总归会来,春天也该不远了。

还是先从际遇说起,际遇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它让生命中的人事延展出无限可能,有惊也有喜,惊喜交加,心砰砰跳起,才是这个世界存在的最诱人的方式。没预想会到过的城,没预料会见到的人,如拼图一般凑出完整的人生,是身体上覆盖的无形血肉,血肉有多美,我们便有多美。

在六月梅雨季节来临的时候去往那座城市,一路从平原草色看至山势起伏,连浓浓睡意都偃旗息鼓。早知道它,是因为一部小说中的虚构人物,而靠近它,则是为了具名的那个人。很喜欢的一句歌词是:我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执迷留恋人间,我为它而狂野。彼时,我还未曾狂野,但怀揣着面见心情,希望自己从头到脚一切妥帖。因为知道未来漫长无际与坎坷,知道两座城的隔阂,所以未曾敢放火,毕竟,我没有消防车。但眼见那处火势却突然蔓延而至,让人避之不及,便烧出了一颗心的跳动。

跳吧跳吧,就在此刻起舞,也未尝不可。

现在想一想,心动不过是一瞬间的造访,在他摸你头的时候,在你轻轻笑一笑的时候,在你们手拉手走过拥挤人潮和鼎沸人声的时候,在那一个喧嚣路口,拥抱告别,胡渣蹭了你的脸颊,疼了心的时候。那么多深埋的心动,上帝他站在云端眨了眨眼睛,一切都知道。可我们,胡言乱语,假装不明了。

原来啊,一辈子太长,未来天灾人祸,聚散难思量,毕竟早就知道,人间凡世总无朝夕相伴,而成千上万个路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但庆幸有过片刻温存,也该是福报。而我想要的,是执拗紧握住每一刻朝夕,若它能绵延出老去岁月,伴我走过银闪闪的未来,我感激不尽。若它生命短暂,至少也曾拥有过,便不留遗憾。至于瞻前顾后,请绕道而走。

时至今日,仍记得许多画面。

记得那条仿古街巷,人群中游走,四散的食物味道,那么诱人。

记得那夜河畔,看见远处彩虹桥的灯火,燃了璀璨的河。

记得那天寻找古树的新鲜,四处翠色,不及年轻的眉眼。

记得影院的冷气和掌心的温度,博物馆里在头顶响起的描述,悄悄把骄傲藏在心里。

记得咖啡馆窗边的落座,看见远方的天蓝,口中化开山楂的酸甜。

记得记得,记得很多,它们是生命中的小确幸,我对它们说了欢迎光临。

你知道,世间万事万物总有它的天敌,譬如猫克鼠,蝗虫惧怕蛙鸟,女人总为爱情降服,而爱情的天敌,却是万事万物。像是轮回往复生生不息的循环,生而为人,总有死穴,被拿捏住的时候,有苦有甜,那些甜发酵了,便是小确幸,似年幼时幼稚园老师发的糖果,舔一舔,舍不得吃,放进口袋里,带回家去。

我们甜而忘忧,也忘记了,就连小确幸也是有保质期的。在最快乐的时候胆战心惊,心想若它走了该如何,而后又觉得这想法多余,兴之所致,只管尽兴,想太多也是徒增烦恼,若当真走到告别那一刻,也该如相遇之时,让一个从头到脚妥帖又干净的自己挥手,作别往事的绚烂。毕竟,不管未来怎样,如今时间静止,留我和你独处,哪怕片刻朝夕,我也珍惜。

庆幸留存了一刻心动,在陌生的城,为熟悉的你。

这是我的第一件小确幸,那是遇见你。

[audio:https://leavemealonecn.oss-cn-hangzhou.aliyuncs.com/2015/07/201507142035.mp3|autostart=yes|loop=yes|titles=化身孤岛的鲸|artists=慕寒]

本文摘自片刻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