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还是不肯承认喜欢你,但你却是我青春唯一伏笔

20120311085644_sV2JK

文 / Juno

北京时间2015年1月17日晚上九点半,周杰伦和昆凌在英国举行了结婚仪式。在所有人都在羡慕昆凌上辈子是拯救了宇宙,嘱托昆凌要好好爱杰伦时,我无动于衷,像是一个事不关己的观众,即便刚好坐在教堂里(中国的)也兴致缺缺,不舍得用手在大腿上顺时针旋转45度,然后憋出一脸热泪盈眶来见证这奇迹的时刻。

我一直不喜欢他。在长达十年的岁月里,不管我稚气未脱的时候,还是我后来长大长残,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不喜欢他。

第一次知道他,是还在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被刚上初中的哥哥偷偷拽到一旁,让我转述一段极其复杂深奥的话给三叔,以至于我不得不像巴斯尅特薄(basketball)那样一遍遍复述着:周杰伦的双截棍,周杰伦的双节棍……”为什么要我对三叔说啊,你自己跟他说不就行了”,“唉,你就照着我跟你说的就是了:三叔,哥哥让你帮他带一张周杰伦的双节棍”,三叔就走在我前面,我得赶紧叫住他,要不然到时候就忘了。“三叔,三叔”,三叔好像没听到,旁边的妈妈却听到了,“你叫你三叔干什么”,“哦,哥哥让我叫三叔帮他买一张周杰伦的双节棍”,妈妈虽然不知道周杰伦的双节棍是什么,却嘱咐我“他自己怎么不直接跟三叔说,你不要瞎掺和”。

那时候的我,虽然不知道掺和是什么意思,但是却大致猜到妈妈不让我说,但是总觉得答应了哥哥的事没有做到很不够意思,所以还是违背了妈妈的命令,“三叔”,三叔回过头来,“啥子事?”“哦,哥哥叫我对你说,让你给他买双节棍的周杰伦,咦?还是双杰伦的周杰棍?”……我不知道后来三叔有没有听懂我的话,也不知道最后哥哥有没有如愿以偿买到那张专辑。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他,后来听到双节棍,只是觉得很吵,“哼哼哈嘿,快使用双节棍……”完全领会不到这首歌的美感,那时候还没有洗脑神曲这个词,只是发现上着上着厕所,竟然在提裤子的时候哼出了这个调调……

第一次喜欢上他的歌是《夜曲》。在听到前奏的那一刻,就心动了,连他的R&B听着也好哀伤,“为你弹着肖邦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爱情”,那时候我五年级,仿佛已经知道爱情这回事了,或许是因为喝多了爸爸买的果汁饮料所以被催熟了,做梦会梦见一个男同学,在怪兽占领的小村庄抓着我的手,只知道他会带我去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从此不再惧怕任何灾难。

可是,我还是不喜欢他,觉得他很拽,衣服永远大几个size,手总是缩在袖子里,洗白的牛仔裤宽大得像是要塞进三条腿,帽沿压得很低,阴影覆盖了大半张脸,仿佛在琢磨什么阴暗的想法;我听力不好,他还吐字不清。

后来,蔡依林也火了,其实她的《看我七十二变》、《爱情三十六计》我都不太喜欢,唯独《布拉格广场》很喜欢,偏偏又是周杰伦为她做的,那时候他们一个被叫做天王,一个被叫做天后,所以他们在一起也是理所当然,一个Jay,一个Jolin,在一起就是双J合并,光是听着就很霸气。

可是,因为周杰伦,我连蔡依林也不喜欢了。

那时候,班里有个女生很喜欢周杰伦,说什么都总爱挂着“我们家杰伦”,我就在私下里很不屑,搞得好像他真是你们家的一样。

后来,我跟这个女生撕逼了。具体什么事情记不清了,现在记得的无非是她眼睛上挂着的浓密长长的睫毛和说着“我们家杰伦”那股神气模样,但我深信,周杰伦和这件事一定脱不了关系,即便不是直接原因,也是间接原因。

后来,喜欢周杰伦的我都鄙视,哼,肤浅,哼,浮夸。

你看,因为你周杰伦,我与全世界为敌了,即便明明知道只要承认自己也喜欢你,就可以与所有人化敌为友。

后来,《不能说的秘密》上映了。对不起,没有去贡献票房,因为我们那个小地方,连电影院都没有。唯一看过的一部电影《大块头与大智慧》,还是在我们那里唯一一个俱乐部放映的。当时没看懂这部电影,唯一记得的片段就是张柏芝的头在树枝上挂着,后来这所俱乐部就再也没开门了,现在想起来就像是知道自己死期将至的人垂死挣扎把藏在内裤里面的家当掏出来交给后人一样。

我们几个人租了碟子在其中一个朋友家看,满脑子都是问号,为什么桂纶镁偏偏会喜欢上周杰伦,她那么美好,嗯,肯定是黑幕,周杰伦是导演,所以想怎么安排剧情就怎么安排,自己随便怎么意淫都可以。可是为什么周杰伦会弹钢琴,还弹得这么牛,当时也在学钢琴的我,看到斗琴的那一段,他纤细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悠然地弹着六十四分音符的时候,沦陷的意思,在那一刻,我知道了。

再后来上了大学,喜欢上一个钢琴弹得很好的男生,比你帅,眼睛却和你一样小,当他眯起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了趁我不注意猛地将我拽进黑洞的深情,再也爬不出来。

中学去KTV的时候,总爱点周杰伦的歌,可是每到R&B的时候,朋友就开始笑场了,明明前面伤感得要死,后来就沦为活跃气氛的工具了。渐渐不再点他的歌了,现在和朋友去唱K,每次翻到他,手指都会像中风一样,僵住,哆嗦一下,然后默不作声安静地划过去。

你成为了我的前度,刻意不去想起,躲开所有能够让思绪泛滥成灾的细节,将你塞进真空袋里,抽掉里面仅有的空气,压缩成一坨方方正正的物什,扔在布满灰尘的过往里,重重地潜伏进流淌的河里。我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你,摆脱幼稚浅薄的少年时代,你只要不出现,我依旧岁月静好。

后来,许嵩出来了,一首《玫瑰花的葬礼》让我想起了《夜曲》,风格和你的很像,那时候竟然有点失落,啊,原来你也不是独一无二的,你的歌也不是独一无二的。

再后来,徐良也出现了,我却不愿听他们的歌了。

不管他们的歌和你有多相像,我只愿听你的歌,所以,你的歌依旧独一无二。你陪着我的漫长细碎的青春,尽管狗血煽情,依旧无可替代。

于是你成为了我的母校,尽管提到你就是源源不断变本加厉的吐槽,但是只要别人真的敢附和一句,我就立马把他从心里拉黑。

后来,你和蔡依林分手了,后面还有侯佩岑,无数绯闻女友,可是我还是喜欢你和蔡依林在一起的时候。我以为你会一辈子不结婚,以才子的名义,祸害一批又一批前赴后继的美女,留下磅礴浩大的情史。我都想好了,以后准备出本书,专门研究你的前任和绯闻女友,深度剖析你是如何祸国殃民的。

可是你和蔡依林握手言和了,蔡依林有了锦荣,你也有了昆凌,你们都放下了,好像只有我死死地蹲在过去赖着不走。

你竟然结婚了,像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样,娶妻生子,成为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一代风流人物终于偃旗息鼓,鸣金收兵了。我想我的那本书应该是出不成了。

后来,你在《中国好声音》担任评委,收敛了所有吊儿郎当和不正经,没有了拽拽屌炸天的模样,还赢得了小公举的称号,我却怀念起你不可一世,鼻孔朝天,爱搭不理的样子。

曾经看到过一句话:当我看到巴蒂掩面蹲在球场上泣不成声时,我觉得我的青春结束了。我不喜欢足球,也不知道巴蒂,然而那一刻我却突然通晓了她的悲伤。

或许以后我们会像父母那一代怀念邓丽君一样怀念你,或许以后当我们再也无法理解现在的小孩怎么喜欢这种古里古怪的歌曲,被30后40后鄙视为老古董时,在5点钟就自动睁开眼的清晨,来到公园里,双手交叉背在背后,裤子上吊个小音响,穿着《黑色毛衣》,在《晴天里》《一路向北》,闻着《七里香》,想起《手写的从前》里的《简单爱》,回过神来才发现《发如雪》。那一刻,我应该会终将明白,我的青春结束了。

到现在我还是不肯承认自己喜欢你。然而在我平铺直叙的青春里,你是唯一的伏笔。

周杰伦,在我荒芜的少年时代的每一个咔咔角角(四川方言,意为角落),长满了你。

[wonderplugin_audio id=”114″]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美文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