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与生活,不可辜负

秋风,小雨在天空肆意挥洒,扑打在水面、窗扉、人的脸庞。在等待阳光的日子里,思绪便容易莫名的发散。很久没有去写什 […]

p614167988
秋风,小雨在天空肆意挥洒,扑打在水面、窗扉、人的脸庞。在等待阳光的日子里,思绪便容易莫名的发散。很久没有去写什么东西了,也不清楚是什么侵蚀了本该属于执笔的时光。

时间的流沙太细碎了,指缝是如何也阻挡不了的。每天脚步匆匆地,不知是奔向哪里。心中有种不踏实,生怕不小心就丢失了自己,找也找不回来。

曾几何时,看到周保松教授的那篇《独一无二的松子》,我们每个人都是山坡马尾松上的一颗松子,最后终会在季节的变幻中融于尘土。凯撒大帝临终前感叹道:伟大如我凯撒者,死后不亦两手空空?既然所有人的最终归宿都会如出一辙,那么这其间的人生是否可以不一样呢?

诚然,医学、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撑人的一生,我们都祈望着朝九晚五的体面与稳定。但真正能让人感到幸福欣慰,滋养心灵的又是什么?倘若一个人的幸福快乐是可以形象化的,那它应该是什么样子?是一份早出晚归的工作,是一种脚步匆匆的节奏,还是清晨照耀在你略带睡意脸上的一缕阳光?是上课时广播忽然通知全体教师开会,还是晚上回家后不用去伸手去摸那冰冷的钥匙?或者是一觉醒来发现还可以再睡几个小时。原来,幸福可以有很多模样。

如果《边城》中的情景在此浮现在眼前:夕阳西下,爷爷撑着长竿在水里泛起一阵涟漪,翠翠正不知被什么心思想得出神,黄狗半躺在渡船上,透露出缕缕的慵懒。倘若身处彼时,是不是有心境,有情怀去追随,欣慰这份宁静,这份细水流长?

有位花匠曾经告诉我:其实夜来香白天也很香,但是很少有人会闻得到。沧海横流,当我们身陷在现代社会生活匆匆的节奏中,不能欣于所遇,不能暂得于己的时候,是绝难领会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份惬意与“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的那片心安的。

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泰坦尼克号”沉没前的那个夜晚,Rose 还在为保持苗条的身材而放弃享用餐后甜点,然而死神之手就要伸来。人生往往如此,明天和意外,永远不知道哪个先来。每每至此,都会有一种“识盈虚之有数,觉宇宙之无穷”的感慨。与其盼望人能活到期颐之年,倒不如尽早的享受生命。一如亨利·梭罗在《瓦尔登湖》中写道: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更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未活过。

你是否经常这样想—— 等我大学毕业扬名立万后再好好回报父母;等工作完成闲暇之后,再去领略自然的景色;等条件都具备之后,再背起行囊看更大的天空,遇见未知的自己……脑海里沉淀着无尽的对自己的承诺,到最后都成为一次次无谓的徘徊,如往事随风飘散,只留下内疚与懊悔。

在偌大的世界里,我们都是小小的存在,如沧海之一粟,也许约翰·列侬是对的,他是懂不了问题,懂得了生活的人。其实生活没有满分,当你想要100分的时候,99分和59分一样会让你痛苦。无论激越,还是宁静,我们都应懂得自己想要什么,懂得在凡尘烟火中感受点点滴滴的感动,懂得珍惜青春,珍惜身边的人。“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珍惜眼前,心不为行役,做一个能在白天闻得到夜来香的人。

诗酒趁年华,且行且珍惜。我们都是独一无二的松子!

[audio:https://leavemealonecn.oss-cn-hangzhou.aliyuncs.com/2014/09/016.mp3|autostart=yes|loop=yes|titles=Atlantic|artists=Sleeping At Last]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