臂弯的爱给了你两鬓的发白

疏朗的天空,云上,你们还好么。 我像贪玩的小孩,任时光催促着急急向前跑到了光年之外,回头望不见了你们切切的目光 […]

2013063007513370.jpg_500x0

疏朗的天空,云上,你们还好么。

我像贪玩的小孩,任时光催促着急急向前跑到了光年之外,回头望不见了你们切切的目光。

你抽老式的烟杆,以前一包两毛钱的烟丝,闻起来像新鲜木材的味道,每次我总是像小狗一样凑在上面使劲嗅。这种老旧的味道以后再也闻不到了。

你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笑,和蔼,却又对什么事都斤斤计较,惹得你的媳妇们嫌弃你唠叨,你的脸上总是挂着宽容的笑。浑浊的老眼每次看见我回家都好像有泪光在闪烁。

小时候被妈妈严厉的家法吓哭的时候总是被你们哄着带进你们的房间,你们也不能对妈妈指责什么,只是安慰我妈妈是为了我好。那是像红楼梦里的老家具,老蚊帐散发出独有的麝香味道。就这样挂着泪痕的我在上面睡着了,你还轻轻摇着蒲扇给我驱蚊。

你们喊我的乳名,湿濡的,带着特有的疼爱,夏天闷热的时候任何地方都不想去就躲到你们的房间捣鼓。30年代的硬币,旧朴的铜镜,镂刻的梳子,还有手编的篮子,里面装着为我们缝补的针线。


你佝偻的爱  成了我记忆里最缓慢的画面

4、5岁晚归的时候被母亲大人斥责得很委屈,你还有力的手臂抱着我进房间,手掌里的厚茧摩擦着我的脸为我笨拙的擦去眼泪,给我讲平凡的道理。

11、2岁夏日傍晚,那时没有精彩的电视剧没有手机烦人的通讯,你们搭了简易帐篷在房顶睡觉,我和姐姐挤上去晚上听你们讲以前的故事看星星看早霞顺便抢被子。

有一次暑假去了海边的外婆家,是在外最久的日子。晚上在户外吃饭,看见萤火虫从芦苇丛中飞出来,想走进去寻找他们的家,漆黑让我止了步。晚上开始做恶梦,泪水沾湿了枕头让他们打电话叫妈妈接我回去。我还是那么贪恋你们给的依赖。

我已豆蔻   你却两鬓发白

比雨季、花季更早的是初生情愫的时候。

用锁锁住了心事,在被姐姐翻出来的时候我们在大床上打得天翻地覆。姐姐比我更亲近你。阳台上的花草,十里八乡的事情你们总能聊得津津乐道。好像你们才是亲母女一样。可是你谁也没有偏袒。大人眼里的你糊涂,但其实你看得比谁都开。

你豁然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我背离你的善良远去

开始住校的时候很久回家一次,几乎要忘记了你们常常叮嘱的回家看看。

所以接到噩耗让我恍惚了很久。

眼泪模糊了两旁飞逝而过的风景,最后一眼是枯瘦的面容已熄的烛火。你曾经在难以温饱的年代把上学的机会留给了弟弟,岁月是最锋利的镰刀在你身上毫不留情的雕刻。

凌晨纸钱纷纷洒洒,那带着老人迂腐气味的东西都付之一炬。时光啊,你可否回头给我一次承欢膝下的机会。

你留给我琥珀 像烫手的珍珠

那时你耳朵已经不大好了。总是喜欢自言自语。你是否还看得见老伴以前的身影。姐姐和你一起睡。我还是喜欢和她抢被子。

我回来看你的时候,你枯瘦的手上布满针扎的痕迹。吊瓶还在不缓不急的输着,我不敢用力握你的手。你一直都把笑容挂脸上,还开玩笑给我们分财产。阿姨斥责你讲胡话,你说你最后的遗憾是没有看到堂哥结婚。我仅剩的愿望就是时间小偷你慢点来,别这么早令你斑白的发髻失去生气。

听着歌一直浮现小时候。那时候时间慢得,可以静静听完一支戏曲。听说旧家要搬迁了。听说门前的河水要填平了。
我再也听不到,重新被刷漆的老房间里你们半夜的谈话。我想听说,你们在云上看着我们,笑得是否依旧老时光的味道。

[audio:https://leavemealonecn.oss-cn-hangzhou.aliyuncs.com/2014/10/2013063007091741.mp3|autostart=yes|loop=yes|titles=臂弯|artists=方糖泡泡]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