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心这个俗东西,我希望你有

#1

文/沈万九

2000多年前,古希腊人苏格拉底曾用一生的热情,耐心和智慧,并且不顾老婆的反对,穿街走巷地告诉大家:

认识你自己。

结果,认识到一半,他就被押进天牢,赐予毒酒,殉道而去,留下彪悍的爱妻和一大帮类似于柏拉图,安提斯泰尼之流的有志之徒。

由此可见,认识自己,当真不容易。

说到这儿,有些朋友可能要问了,不就是认识自己吗?有这么费事吗?

身份证上不是明明白白地写着了么?名片上不是印着某某公司的总监么?毕业证房产证行驶证甚至是结婚证上不是也写得清清楚楚么?

……

如果当真是这样的自己,苏老前辈怕是要一气之下,从几千年前的地底下爬出来,找杯毒酒跟你干杯了。

其实,我们真正需要认识的自己,是一种脱离于身份地位之后的内在,是《星球大战》里的原力和《圣斗士星矢》的小宇宙,是不管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都不会变化的真我……

一个人,只有真正地认识了自己,找回了真我,内心才会有一个纯粹的驻扎地,也就是所谓的初心。

众所周知,时至今日,初心早已经成为了一个跟“理想”,“诗和远方”以及“环游世界”一样的俗东西。很多的朋友,每每看到这个字眼,都会露出一副“你能不能脚踏实地一些”的鄙夷神情,貌似自己的生活不谈初心就能过得幸福美满一样,但其实,也不过是在浑浑噩噩地过着“20岁便已经死去80岁才埋掉”的日子而已。

也正因如此,我希望可以用热情,耐心和智慧,不厌其烦地有机会就在你耳边絮叨——千万别在日复一日的挤地铁,人事斗争,处理婆媳矛盾,干家务活和帮孩子换尿布的忙碌中,丢掉你曾有过的初心,悄然间就活成了一个面目模糊的无脸人。

……

#2

初心这个俗东西,我希望你有。

因为这是一个人发自内心的力量源泉,是一段旅行最初开启的原因,是一道可以刺破你黑夜中的光。

须知道,党员干部的初心,是尽可能地为人民服务,而不是贪污腐败成大小老虎;唐僧的初心是取得真经回大唐普渡众生,而不是留在女儿国做“王的男人”;阿里巴巴的初心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而不是成为卖仿制品的齐集地。

初心这个俗东西,我希望你有。

初心不是初恋,也不是初夜。是一个人在爱情路上的信仰;也是一份像俞飞鸿和徐静蕾那样,哪怕寻觅半生无果依旧能够坦然坚持的真诚;更是你跟那个早已成黄脸的“婆娘”曾站在亲朋好友面前许下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

初心这个俗东西,我希望你有。

李安做了六年的家庭煮夫,忙里忙外地照顾老婆孩子,只为了圆一个导演梦;周星驰跑了多年的龙套,只想告诉全世界,其实我是一个演员;王小波的初心则是自由地写有趣的文字,哪怕辞掉了中国人民大学的教职,去考了个大货车的驾照——“如果有一天实在混不下去了,就靠这个吧”,也要做一个自由而真诚的作者。

初心这个俗东西,我希望你有。

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来自脑子,也可以来自腹部,还可以来自内心。来自脑子的力量叫做思考,叫做主观意识;来自腹部的则是行动力,是说走就走的执行力;至于来自内心的力量,却是决定了人生命运80%以上的下意识。

所谓的“说话不经过大脑”,那都是因为来自内心,那里有你最真实的存在,自然会更有力量。

初心这个俗东西,我希望你有。

有了就拿好了,尽量别弄丢了,丢弃了初心,走得再远,也迷失得越远。倘若一不小心,丢失在了厨房的油盐酱醋中,丢失在了酒池肉林的纸醉金迷里,丢失在了无望的爱恨情仇间……也没有关系,余生很长,何必慌张,我们只要在某个夜深宁静的时刻,顺着萤火虫飞舞的方向,找回来就可以。

……

#3

其实,写字多年,从风华正茂的文艺小青年,写到了行迈靡靡的文艺老青年;从王朔当红的20世纪,写到了韩寒改行从影的今时今日,更写到中国人史无前例地拿到了诺贝尔文学奖……我依旧没有找到放弃的理由。

细想一下,当年写作的初心,并不是为了赚个六便士——当然能赚个盆满钵满最好不过,而是用文字浇灌时间,从中长出自由的花朵,让更多的人能够顺着这一缕花香,找到内心的自己——也正如李海鹏所说的,我们不能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却依然对一个更好的世界怀有乡愁。

还记得,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雨后的静谧时光,一个20岁左右的青年,静静地坐在图书馆的角落,享受着文字的乐趣,浸淫在思想的浪潮,他偶尔抬起头看着窗外发呆,偶尔回想起初恋那美丽的容颜,偶尔则跟书中的人物遨游在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我顺着时光,慢慢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头,然后笑着说,孩子,你的初心还在,在我这儿,而且会一直在,直到这条路的尽头。

打赏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