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阅读改变人生|郝景芳:通识阅读与人生意义

从这样的阅读中,我自己获得了什么?加缪的这篇文章是我很长一段时间的力量的来源,信念就是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我们最初与最后的爱,信念就是与内心的良心、正义一直在一起,与真正的人的生命在一起,哪怕没有永恒幸福,也要为此去努力,去选择土地,去选择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

阅读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不只把阅读当成消遣,也不是把阅读当成谈资,而是把阅读和我的人生探索结合得很紧密。

去哪里寻找人生意义?这个话题说起来非常大,也很空,我们可能茶余饭后聊一聊,但是不会当真。只有在阅读的时候,可以真的在书的海洋里面去寻找。

人活在世上总还是需要某种意义,不一定像我们小时候学的黄继光、邱少云那种烈士才叫有人生意义,而是就像任何一段文字都有文字意义一样,我们任何人每天的碎片生活,都需要以某种方式讲述出来,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人生意义。

从古至今的第一种人生意义的来源,就是外在权威,神或者人间神。可能是上帝,可能是帝王,可能是领袖,总的来讲就是一个权威。这种意义主要见于神学阅读。

第二种人生意义的来源,进化心理学谈得比较多,就是说人的日常生活很多很多事情都是被基因所推动。人生意义比较接近于中国传统文化说的安居乐业、光宗耀祖、传宗接代。

第三类人生意义的来源,是说瞬时感受,更多的见于文学阅读。是文艺复兴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的传统,想追求体验,追求浪漫,像唐璜,不断去寻找新的生活,想要更多的丰富性。

第四种来源,主要来自于科学阅读。像爱因斯坦、海森堡、薛定谔等一系列大思想家、大科学家,把人类文明的火炬在一代代往下传,这是从人类文明传承的高度获得人生意义。

第五种人生意义的来源,在启蒙思想之后,社会运动思想家把革命当作一般大众的人生意义来源。没有天堂怎么办?就要建立人间天堂。到这个人间天堂,一切问题都解决了,矛盾都消失了,一切都变好了。这样一种愿景,成为了很多人很长时间的人生意义的来源。

但问题在于,人间天堂可能是不存在的,并没有一个社会能彻底消除苦难,不公平还是会反复上演。

这五种人生意义的来源,但最后我们发现都很脆弱。如果又不信神,又觉得传宗接代是过时的,瞬时体验不够永恒,然后又做不了那些伟大的思想家,人世间还不存在乌托邦,那么人生意义到底从哪儿来?

这个时候,就来到我想说的第六个领域:人的领域。我继续寻找阅读的力量,文学和哲学阅读。我分享一段哲学阅读,来自于加缪:“人生的荒谬在于,滚上山的石头总会落下来,可是你必须相信西西弗斯是幸福的。”

也许我们尝试建立理想的人间秩序,可是过不了多长时间一切会回归原样,可能为了一件事情奋斗了很久,但恶是永远无法消除的。就像石头,一次次推上山,一次次滚回来。在这种情况下,意义在哪里?

意义就在于滚石头这个过程。加缪说,必须相信西西弗斯是幸福的,就是说,既不寄望于一个彼岸天堂,也不寄望于一个此岸天堂。没有天堂,石头总是会落下来,可是他仍然滚这个石头,并为之感到幸福。这个幸福是从哪儿来的?这就是存在主义哲学。

没有崇高天命,在人世间很多事情中你也找不到崇高的源头,但是你仍然要相信在人的存在中有幸福存在。

从这样的阅读中,我自己获得了什么?加缪的这篇文章是我很长一段时间的力量的来源,信念就是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我们最初与最后的爱,信念就是与内心的良心、正义一直在一起,与真正的人的生命在一起,哪怕没有永恒幸福,也要为此去努力,去选择土地,去选择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