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满身风雨,披荆斩棘

2013082704383514.png_500x0
文/平生一顾

清澈不在遥远,清澈握于我手。难忘初心,你可曾瞧见?

隔着光阴彼岸,坐望时间彼端,一盏清茶便足以使所有年华老去,那年桃花落在谁的削肩,沾染三月的春色无限。

摊开手掌,掌心纹路凌乱,阳光菲浅,直直洒满心间,浮云渐暗,我把心放逐天边,盼你回眸清浅。

明月白光,茶盏薄凉。红尘十丈做锦绣,芙蓉千朵为华裳,你竟无半点回顾,就这样,我涉水而淌。我开始重新审视命运,且看它如何书写这段凡尘际遇。

你的许诺,还在耳边回响,荡在山间,藏于清泉。因为在乎,我把情意置在指尖,蘸眼泪勾勒永恒,原以为能在万劫不复中见得柔情,却不曾料到,匆匆岁月将你的微笑研磨成浓墨,将你的黑发制成笔毫,平天为宣,只待大漠风沙四起,尘埃遍野,你便折戟挥刀,勇往直前所向披靡一战,而我,则陷于永无翻身之日的险境。

万里风沙之上,锦旗高高悬挂,战歌唱响,你举目四望,倏尔埋首奋笔疾书一行,如此写就传奇一场。然而未料到世事无常,到头来还是英年早丧。利箭破空响,命断城墙上。

泛舟湖心小舟上,你用红线绾了一个圈,结了一段缘,那结就成了我的劫。那湾江南春水潋滟了你的眉眼,严冬的寒风怒吼着冻结了思念,桌上茶凉,良人何方?

梦中相望,我手握利斧,披荆斩棘,携风带雨,寻得良人醉倒在黄泉路上。

朱砂红,艳似血,余悲凉,天际一抹虚无化作灰飞烟灭浮生梦一场。

断桥边,杨柳旁,湖面上,灰烬混合尘埃在青灰瓦片上留一世沧桑。

回忆下酒,往事太醉。但愿许我一场宿醉,许我一场安眠。未曾想,太难!太难!

你可瞧见虚妄情长?

你可瞧见一世往生?

你可瞧见轮回之途?

空气里只有落花的簌簌声响。也罢。幽幽叹息转落在浮藻间,随着流水滚滚而逝。

你怕是不能吧,你如何能瞧得见呐,那路上的彼岸花红艳得灼伤了你的眼,迷失于火红的花海的你如何看得见忘川河水中浮沉的我,即使是那样的突兀,即使青衣如碧。

我看着孟婆许了你来生,看着月老为你牵了红线。

我故意溅起忘川河的水,水滴落在你的脚踝上,恰好三颗,化作了黑痣。只盼来生易寻,勿要相忘。

待到蓝田玉暖,青玉成镯,我便酿沧桑为酒,裁岁月为衣,邀年华共饮,来此见证命里情缘。

多年以后,菩提树下,明镜池边,静待沧海变桑田,执手笑看天清云淡,一壶薄酒与风言欢。

桃花盛开,落英缤纷,飘飘扬扬,遥望天边霞光凄艳绚烂,灯火阑珊处,你谈笑从容,而我在篱笆旁守望….

爱,隔了一程远山隔了一程近水,空若繁华,如此寂寥。
[audio:https://leavemealonecn.oss-cn-hangzhou.aliyuncs.com/2015/01/2013082706125942.mp3|autostart=yes|loop=yes|titles=断桥离情|artists=姚贝娜]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美文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