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唯恐易逝或永恒如大海

文/平生一顾 我将看到海水没过脚踝,在我寸生的胛骨之间灌满细浪。 我将看到水草长过发尾,在我通透的耳骨之上长出 […]

2014020412160712.jpg_500x0
文/平生一顾

我将看到海水没过脚踝,在我寸生的胛骨之间灌满细浪。
我将看到水草长过发尾,在我通透的耳骨之上长出绒花。

山川海水隐于役,时光一手促成的别离,此间的横亘何止方寸。
人与人的感情随之时间前进而退役。
又似干涸的古井,怀揣澄澈的温情淡去。

假若生命是一段远程,一路上绵延着起伏跌落,繁华与忧伤,一路上的跌跌撞撞,边走边忘,那么,我愿踏千里疆土,万里河山,不忘追寻记忆的眼。

寂寂长风中,一种盛大的姿势在晦暗的天色下慢慢凋零,颓败,最后变得破碎而空洞。这个世界混乱而拥挤,时不时上演着喧嚣与孤独的戏码。走过的路,历经的事,在琐碎日常中娓娓道来,听着这世俗烟火的声音,会有莫名的感动。

不是杯子破碎的声音,像是一段生命跌转起承的曲调。

我不能否认我们终究会忘记一些人,连同那些回忆一起遗忘在暮色覆盖的角落,同时也会记得一些人,那些萤火微光在我心里不亚于太阳。

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我应知晓有多期许便有多谨慎,不知经历给了我们怎样的量度,也许超出了已知之内。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权当我是个寡言的人。

天空冷凝如常,落单的鸟兀自高飞。

我记得远去的昨日,我忆起暖阳的余味。想来我有只浮生一场,遍野白荒,倘若有那么一天,我想绘一笔温情的蕴色,聊以慰藉。

平和自欺欺人。
繁华唱罢,遇见的是生命的沉稳鲜活,又或者是深沉黑暗,未尝不是上天给予的转折。等到冬天呵出的白雾散去,安稳沉淀浮躁的心,虚妄与执拗都会随之远去。

倘若永恒终将归于黑暗,也请将黑色瞳眸的亮光收回。我们深知纷杂的琐事和宿命的纠葛,深知万事有哀,学会将意料之外的事处理得恰如其分。

夜里做梦抓住了昨日的一尾,醒来却发现揉碎了清晨的微光。

梦里的光景,终究是做不得数的。

内观和自省会让人内心饱满,平原山川亦让我心生欢喜,体察到生活的余味。

愿我们不被往昔欺绊,愿我们曜曜前行。

我是深海的鱼群,穿过薄雾朦胧的幽蓝,远行逆流河川之上。

顾城的诗里有一句:我知道永逝降临,并不悲伤。

2/4/2014

权当我是个寡言的人。
[audio:https://leavemealonecn.oss-cn-hangzhou.aliyuncs.com/2015/02/3123712534596297.mp3|autostart=yes|loop=yes|titles=寂静之声|artists=姚斯婷]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