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栀酒,青青光凉

文/林胭白 纪光阳,我是栀酒,近日深感往事柴扉深。 所述所言总是顾左右而言其他。天若有情天亦老,只此一心念你无 […]

2013071909293630.jpg_500x0
文/林胭白

纪光阳,我是栀酒,近日深感往事柴扉深。

所述所言总是顾左右而言其他。天若有情天亦老,只此一心念你无他用。

【海棠花事误南笙】

满目春城,繁荣似锦。

初识你在海棠花架下。青葱柔荑拂春花。你的笑像苦茶水,但看上去却那么安和。我像是不谙世事的小孩,歪着头笑你幼齿。青色衣裳如你柔和妥帖,嘴角笑纹细细荡漾,像极了一段缱绻的光阴。

栀酒姑娘。像你手里的南管尾音,由你读来缓慢悠长。

我有点小顽劣,不唤你纪先生。光光老师,阳先生,给你起的每一个别名你都无奈摇头,眼里有湖里的水波莹莹。这算不算一种宠溺。

抚琴,调笙,读书,识字。相见时欢别时亦长久。

纪光阳,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生于夏,喜秋。

【长相思兮苦作乐】

玲珑姑娘胭脂色。

记不记得当初外道如何称呼我。

雨徽楼从不示人面的姑娘,飘渺戏子一枚,得花姨垂怜,也只是搏客官驻足一笑。这花腔在你眼里不知是否有些许莫名。

你清朗的眉目像远山黛水,烦闷时总为我于亭边奏南音。如果这是一场没有人情世故的戏,可否演成地老天荒。

世人偏爱功与禄,你是不俗的,你有旷世才华,你不应偏安一隅。

我已长成烟珑女子,这一池春水不信你看不出,还是小调皮的称你阳哥哥,为你送别,不知这一别,又是多少无端横生。

【倾我一世长安梦】

若这情分能供养不僵的花。但愿为你的祈福不会变成忘川。

玉簟红叶瘦清秋。还记得你飞鸽回来的三五七言。

句句不忘叮嘱好生别误学业,一个秋天还能有多少个愁呢,只要信笺就能化解。

等到生米都熬成了淡粥,最后一笔落款,你终于表明了心迹。

别提多欢喜。

若你听见,那一夜琵琶撩拨的长安赋惊闻满巷。

待你金榜得归,为你谱一世长安。

【绯迷徒留空阑恨】

光阳,如若你后来得知,京城白府流落在外的二小姐正是栀酒,你会喜极而泣还是心有愧疚。

丞相许你的恩德是迎娶流落在外的二女儿。栀酒最是那零落之人,奈何你无语赠我。

红尘春梦,我们隔着遥遥十万马蹄,你手里还握着与我的说辞。

难得你会给我一个解释,我在等你来的焚香里想你终究是喜欢那从未谋面的二小姐。而不是伶人栀酒。

琴弦毫无征兆的崩断,余音震动了心房。最后等来的却是一纸血书。如果我早点勘破,或许日久还能见人心。

偏偏盗贼无珠,独独你还有情分在。

这空阑恨意,却是为自己当初一时不能解意。

【深情不胜凉风怨】

当旧念变成黄抔土,那是过往的人伤心处。

我以怀夫君的姿态,长年碧插白簪花。

若你我无深情,何来这一戏说。

待宿命爬成我脸上蹒跚的刻痕。

待所有的往事都杳无音讯。

待你的身影在我入骨时风轻云淡。

总是喜欢唤你纪光阳,纪光阳,显得我们执手已经年。

栀酒为你变成悠悠姿态,你遗留的玉佩终年在枕边闪着青色光芒,近来更泛凉意。

纪光阳,栀酒也许,为你等待的时日也不多了,若你记得,再抚南调引我归你的故里。
[audio:https://leavemealonecn.oss-cn-hangzhou.aliyuncs.com/2015/03/5715261441274199.mp3|autostart=yes|loop=yes|titles=告春谱]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