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素夏光年

2013090408555841.jpg_500x0
初序。

【素白】

感谢一朵白玫瑰的绽放,在我这素白的时光经年。

感谢那年你一身素白长袍,走过我的蜿蜒禁地。

那日,于湖畔,水光潋滟。
我在湖的那头看着你,于小船从湖的另一头划桨而来。
满湖荷花娇美清秀,竟也比不过你一身素白翩跹,欲渐入人眼。
眸子水灵欲比西湖水光潋滟,原是邻家有女初长成。

轻唤女子芳名,惊艳一池平静池水涟漪波浪,如内心猛兽狂风袭来。
竟脸红如霞,手脚无措。

衣袖如天边云彩飘荡,清风悠扬,杨柳枝岸边离别,在此刻黄昏。
青丝如手里丝绸柔滑,笑靥洋溢,倦鸟双交颈而眠,在此刻夜幕。

————————————————————————————

一。

是一场素白如流苏的记忆,让我在混沌中醒来,然后再也无法入睡。

只有一个人的雨天,雷鸣作响,也以为是一场没有观众的协奏曲。

二。

我以为的秋天,在我的叨叨念念里失了踪。

试着寻在,寻在,而后是一大片,没有光影的空白。

我的秋天在即将接近我的几公里外失了踪。

那段接近苍白的记忆光年,慌乱又归于平静,犹如最开始,亦犹如从没有开始。

惊鸿一瞥,又不过是平淡如水的相逢。

素夏经年,素白季节。

失了生机,徒却飘零作寂。

三。

我哭着泪,走在无人的街上。

发现,树叶季节萧条,而我已离温暖遥不可及。

我的冬天随着我的秋天失了踪,无迹可寻。

在多少大雪皑皑的白天黑夜,枯枝寂寞缭绕,压枝惊雀。

睡梦中惊醒,何有雀的身影,不过是在那段苍白记忆的凭空想象。

白雾萦绕,冰封万物,河水不流动,玫瑰不枯萎。

啪!

一切戛然而止。

我的冬天没有来。

四。

又是一天夜幕降临。

原是我该在梦里,遇见你了。

蝉叫如雷鸣。

午后的阳光斑驳,流水潺潺。

一丝清凉倾泻,一股燥热侵袭。

我的素夏已对我作挥手离别。

长长的尾巴,长长的摇曳。

记一首歌,吟一首诗。

一曲奏响,平静如初。

[audio:https://leavemealonecn.oss-cn-hangzhou.aliyuncs.com/2014/08/2013090409142814.mp3|autostart=yes|loop=yes|titles=The Rose|artists=手嶌葵]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