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是我此生再不会弹奏的曲

2013061909061945.jpg_500x0
文/河西。
来自遥远世界的声响 是你足下的跫音

在雨雾黯淡的天,我看见你的影
心底有种微妙的熟悉
是不是,在那个摆放着黑色立式钢琴的房间里,你曾坐在我的身边,静心听过我指尖流出的一曲清音
直到门后消失了你,我仍坐在那里沉默得毫无表情

不明白你有什么顾虑,口中总是说着不清不楚的话语
然后我起身,从天花板上掉落在裙子皱褶处的粉尘顺势洒落在地
转头望向泛着晦涩冷光的窗,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褐色藤蔓爬满我的心

我还清楚地记得这个场景,那时你丢掉了你自己
我停留在那里,看着窗外被藤蔓牵绊着的下不大的雨
无论我如何维持,那一曲弹奏还是不可遏制地变成了腐朽的杂音
也记不起你的脸,只记得你走时老旧木地板发出的沉闷低语

我还是站在这里,看着你被雨雾浸染着的越发淡薄的影
微微张开双唇,用干涩的声音试探着叫了你的姓名
虽然期待变得清晰,但如我理性所想,没有任何回应
世界的罅隙中只剩下苍白破碎的瞳孔,在一片冷入骨髓的静寂里观望着我纠缠的心语
无所谓看得是否完满的这个世界
一直以来,我也无所谓过得好或不好

风吹裙摆拍打着小腿,我不再守望明知无论如何都无法来临的结局
提起脚尖走回那个有着黑色钢琴,还有你残存梦境的房间
丢掉一只眼的卷发洋娃娃。失去一条腿的芭蕾舞者木偶。她们掉在因为我不曾在意而满是灰尘的角落里
暮色淡然,走向在你之后就从未被碰触过的钢琴
用双手拢一拢色调陈旧的裙,在椅子上坐下,打开尘封已久的琴盖
把指尖落在黑键,尝试唤回你过去的低吟
僵硬的生涩触感,在脑海中声声渐强的杂音

你在世界的边缘,听不到我混乱弹奏出的繁冗思绪
你也看不到,因为琴声的再次响起而在角落里盛开的玫瑰花影

我想知道你在哪里。这种期待一如雨中湖水的繁漪,渐次荡开无法散尽
我想知道这薄凉世界是否是种隐喻,在我们目光交汇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开始扭曲
我想知道在我目所不及的某个地域,你会不会忆起那苍白的乐曲
那是我们之间唯一的,不曾隐喻的曾经­

其实,能不能再见到你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我梦见你的次数实在太多了
你笑的样子,你欺负我的样子,你睡着的样子,你和我吵架的样子,你牵着别人手的样子,你抱着我哭的样子,你把我护在身后的样子
还有,还有,你穿着笔挺的白西装在漫天花海和众人欢呼里向我伸手的样子
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梦,没有之一
[audio:https://leavemealonecn.oss-cn-hangzhou.aliyuncs.com/2015/04/3383765_2560883_l.mp3|autostart=yes|loop=yes|titles=1945完整演奏版 (Bonus Track)]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2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1. 每天都来这里。很喜欢

    • 谢谢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